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

PEEK;PTFE;POM;PMMA

 
 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正文
为何他一出场全体起立热迎?
发布时间:2022-02-0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近日,《闪光的乐队》第一期播出,在众多优秀音乐表演中,有一个瘦瘦小小的中年人走上了舞台。

  在先导片中,他的出场,让全场音乐人起立迎接。这样的阵势,让人不禁对他的身份产生了好奇。

  94年“魔岩三杰”在香港红磡演唱会落幕后,有关窦唯、张楚和何勇的描述就如传说一般回响。

  如今,这些带着光环的人物都已逐渐隐退于公众视野。甚至越来越少的人知道他们昔日的辉煌。

  尽管远离媒体大众,但张楚却从未与音乐分开。他沉溺醉心于创作,即便他的作品或许永远不会成为主流。

  毕竟他常年远离媒体,鲜少出现在公众面前。甚至像是摇滚活化石一般,存在于人们的记忆里。

  如今的张楚已经54岁了,此次登台,身材瘦小的他,与大众口中那个传奇一般的摇滚老炮形象并不相符。

  可是,在张楚开口后,摇滚诗人的气质便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了。外形的质朴,难掩他内核的光芒四射。

  在舞台上,张楚唱了一首《孤独的人是可耻的》。好像把人拉回了那个摇滚黄金年代。

  这首歌是批判的,是带有反讽意味的。但张楚又用散文诗一般的笔触,让这首歌蒙上了一层浪漫主义的光晕。

  城市里应该有鲜花,即使被人摘掉,鲜花也应该长出来;生命象鲜花一样绽开,我们不能让自己枯萎

  在这个被快歌和神曲所裹挟的时代,爱情也变得快餐化。“我爱你”成了最简洁、最直白的表达方式。

  虽然直抒胸臆,但未免失去了文学的色彩。再听到张楚的这首歌时,原来爱情还可以被这样描摹。

  也不仅仅是有关爱情,这首歌还把视角拓展到更为宏观的一面,像是在教会人们与孤独和解,与自我和解。

  孤独的人,他们想象鲜花一样美丽,一朵骄傲的心风中飞舞跌落人们脚下;可耻的人,他们反对生命反对无聊,为了美丽在风中在人们眼中变得枯萎

  张楚的这首歌,与当下的市场选择是相反的,在这个浮躁的时代中,是一股清流般的存在。

  节目中,姜昕称张楚是她非常敬佩的艺术家,有不断前进和探索的精神,一直保持着会为最朴素的东西感动的那种情怀。

  的确如此,纵然听起张楚的那些代表作,即便岁月流逝,也难掩其中的动人情怀 与 人文风骨。

  近几年,随着乐队文化与音乐节的发展,摇滚已经从小众圈层辐射到了更广的范围,被更多年轻人所追捧。

  如今,在音乐综艺选秀中、甚至在流行音乐节目里,摇滚也已成为一种常见的风格选择。

  但是回溯90年代,那时摇滚在国内刚刚发芽。而张楚,就是最初的先行者。并见证了摇滚一路以来的发展史。

  大二那年,张楚无意中听到李宗盛的原创音乐,那种从歌词出发的意境,激发了张楚对音乐创作的极大兴趣。

  于是,他从陕西机械学院退学,带着吉他只身来到北京。后又结识了窦唯与何勇。

  1992年,他们被公司挖掘,组成“魔岩三杰”。谁能想到,当年辍学的张楚日后会成为中国摇滚发展史上绕不过去的人物。

  1994年,魔岩三杰随唐朝乐队一起赴香港红磡演出。那一场演出,成了无数人心中不可磨灭的巅峰之夜。

  入门张楚的摇滚世界,很多人听的第一首歌就是《姐姐》。如今这首歌的经典程度已经不必赘述。

  90年代初期在中国大陆最具影响力的唱片品牌——“魔岩文化”打造的中国第一张摇滚乐合辑《中国火I》,收录的第一首歌,就是张楚的《姐姐》。

  张楚的声音既带着青春气,又有着几分沧桑。而具生活化气息的歌词,赋予了歌曲朴实、厚重且真实的质感。

  张楚的歌,总是与时代情愫相缔结。姐姐不仅是亲情,也是一种意象,让我们看到了九十年代,人们对美好的向往与美好的追求。

  就正如节目中汪峰形容的那样,张楚能够把精神世界和生活完全诉诸到创作和歌词中。

  《孤独的人是可耻的》是张楚的第二张专辑,乐迷们往往奉这张专辑为神作,毕竟这张作品每首歌都是经典。

  《蚂蚁蚂蚁》《孤独的人是可耻的》《上帝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》《爱情》《冷暖自知》……

  “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分了四季,五谷是花生红枣眼泪和小米;想一想邻居女儿听听收音机,看一看我的理想埋在土里”

  “走出城市 空空荡荡;大路朝天 没有翅膀;眼里没谁 一片光亮;双腿夹着灵魂 赶路匆忙”

  《蚂蚁蚂蚁》藏着对阶级固化的讽刺,《冷暖自知》吟唱着为生计奔波的虚无。歌里的这些概念和想法,放在今天依然能撼动你我。

  散文诗般的词藻,人文情怀的底色,是张楚作品里最大的特点。这种风格在当年会刮起狂潮,并不会让人意外。

  只不过,辉煌是短暂的,极盛之后,张楚、何勇、窦唯作为摇滚时代的引领者,却也被留在了那个时代。九龙图九龙图库118红姐图库

  于是,张楚就这样被遗忘在了1994年,以至于三年后,张楚拿出自己很满意的新专辑《造飞机的工厂》,却无人问津。

  再后来,受到流行文化的冲击,人们所追求的,也都变了样。随着时代背景的变化,摇滚的光芒也逐渐隐匿。

  2001年,张楚突然离开北京,回到了西安,隐匿于歌坛。四年的时间没有任何创作。

  张楚的辉煌,时常被媒体翻一翻。尽管你不认不出他的样子,但却一定听过他的名字。

  四年后,张楚归来。在音乐节上,一曲唱完,台下的观众呐喊着:张楚我爱你,中国摇滚不死。

  或许是那段归隐的时光让他沉淀了自己的内心,虽然他看起来不再愤怒和批判,但身上清澈的气质,却始终未变。

  杨坤在节目里说;“你们都是比较年轻的,可能不知道他,张楚对我来说是一个内心非常单纯干净的人”

  纯净如张楚,如今的张楚眼中透着同龄人中少有的明亮和有神,虽已54岁,但他举手投足间还是给人以轻快利落之感。

  主持人报出来他名字的那刻,镜头给到他的,还跟以前一样,害羞的神情,躲闪的眼神。

  他看上去显得有些局促,面对采访时他永远拘谨害羞,双手紧紧握着话筒,目光不知该落在何处。

  当主持人问到:“楚哥,为什么想到来天天向上了呢?” 张楚笑了笑,只说了两个字:“挣钱。”

  千禧年后很长一段时间,摇滚乐的环境并不好,张楚登上娱乐节目,一时间观众的心中五味陈杂。

  张楚敢于直面自己的内心,忠于创作,也敢于登上主流舞台,直面自己的诉求。这并不矛盾,只是更懂得与这个世界如何相处罢了。

  2019年,张楚发行了新专辑《一部分》,完全超脱了曾经宏大光环束缚于身上的羁绊,他只选择最舒适的创作理念。

  2020年,新歌《自信心》里,他为人们展现出一如既往的洒脱、温暖和治愈:

  曾经的魔岩三杰,如今已不复存在,六和彩图库网,张楚也多了几分柔和。我们也许会感慨,也许会怀念,但无论如何,唯有尊重音乐人的选择。

  今天,距离摇滚的“黄金年代”已过去二十余年,张楚逐渐脱离了大众的视野,很多年轻人也不再认得他……

  在《闪光的乐队》节目中,张楚重唱经典《孤独的人是可耻的》。仿佛在与年轻的自己来一场隔空对话。

  而令人撼动的,也不仅仅是一个中年人个体的青葱岁月,一位摇滚诗人的跌宕人生,更是摇滚乐最璀璨的时代印记。